一直以來,我都有收集友人從海外寄回來的明信片的嗜好。

近來因為身邊親朋好友出國者眾,所以獲得的明信片越來越多。

但回想一開始,除了自己寄給自己的紀念明信片以外,

真正從海外寄給我的明信片,就只有E在法國念書的時候,與我長期通信的明信片。

 

那個時候我們的生活裡還沒有facebook、Plurk這些社群軟體,

要和國外的朋友聯繫,除了電話、email外,就是信件了。

喜歡手寫勝於打字來傳遞情感的我,於是選擇了一紙書信寄情思。

 

E在我生命中是很特別的存在。

她擁有美貌的長相、可愛的個性、姣好的身材、優秀的家世、聰明的頭腦,在我看來甚麼都不缺。

大學時期我們修了同一堂課,然後就突然要好了起來。

當時曾經造訪她家,學藝術出身的她,將房間裝點得如草間彌生的畫作一般,神祕而炫幻。

身為一個在鄉村長大的胖女孩,對於E的一切我只有羨慕,以及無限的嚮往。

 

然後E到了法國,進行了長達數年的海外求學生活。

 

這期間我們並沒有斷了連絡,除了固定往來的明信片外,E每年回台也會碰面敘舊。

每一次見到E,都還是有「此女只因天上有」的感覺,身為仙女的朋友,我感到無比榮幸。

 

後來,E輾轉回到臺灣,仍然繼續她的學生生涯。

那一年,我已經開始工作,而且歷經了幾家公關公司高密度但精采的職場歷練,

來到了現在這間公司,擁有一份安穩的工作。

有一晚我在E的住所留宿,聊她在法國的驚險故事、聊我在臺灣的崩潰人生。

我們徹夜長談直到天亮。

 

然後,在那之後的三年,我沒再見過E,她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,失去聯繫。

 

前陣子我在facebook上得知她要到舊金山念書,我們透過facebook和LINE又有了聯繫。

並且又恢復了如同她在法國時期般的明信片筆友生活。

E在明信片上懷念著我們的過去,並說她還沒有 left my ♥ in san francisco。

但我覺得,她的心不應該屬於任何一個地方,她是流浪的女子,是仙女一般的存在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克拉拉的放送人生

克拉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