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99.jpg
(圖片引用自奇摩電影)

哪來的好手氣,這禮拜看完《上海》又看《刺蝟與女王》。

以下算是雷文喔!!!!!!!!!!!

因為看完簡介後過了一些日子才公告得獎,所以我其實進電影院的時候是幾乎不知道劇情的狀態,除了前一天我的電影之友芸兒說:是嬉皮阿!我才對於這部片的調性有一丁點的瞭解。

進入正題!

這部片的簡介大家可以上網直接查詢,我覺得這部片奧妙之處在於,你剛看完的時候,真的不知道它在表達什麼,坐在我後面的沒品中年胖男人甚至大呼爛電影一部!我內心的os是:就算電影爛,邊看邊講話的你們又有多好?!!!

不過回到家,藉著洗澡的放空時間,突然覺得一切劇情、走向、人物設定、人物關係其實都有背後的含意(當然前提是我理解的的確是導演的安排,就算錯了我也不太在意,畢竟過去有個論調是導演已死,當觀眾一進戲院時,電影就是觀眾的了不是導演的了)

電影裡面演繹出來的烏托邦,其實不是真正的烏托邦,那些離開家鄉到了夢想中都市的(自認為的)藝術家,靠的不是自給自足,而是所謂的「財產均分」來過活,而什麼是財產均分,好聽一點的說法是,把有錢人的財產平均分給貧窮的人;說難聽一點,偷別人的錢,來養活不工作的自己。好逸惡勞,甚至不付房租地任意強佔空房,認為付了房租就是對強權低頭,這樣的思想硬要冠上烏托邦、共產等思想,根本是強詞奪理。

細節莫談,再回到劇情之一,男主角擁有美麗妻子與俏皮活潑的掌上明珠,更過著自我定義的「自由」生活,而自由,在遇到妻子以外的女子,動心動情動慾念之時,就是將所謂的愛延伸到出去。是,感情是自由的,但自由的基礎來自於互相尊重的空間,男主角將第三者帶入烏托邦,甚至照顧其兒女,然後在妻子面前大肆交媾(請原諒我以這個字眼形容,實在是難有很正面想法去看待這件事),到後來更導致妻子的觀念偏差與女兒的觀念混淆。

回到應屬於女主角的這個女兒身上,在片中對於道德觀感逐漸薄弱,只想要跟喜歡的人在一起,只想要快樂,遇到困難會選擇逃避(當然這也是很大多數人會選擇的路,畢竟我們又不是甘地、華盛頓一類的人),總是希望在人群中是受注目的焦點,可以說是延伸了父親的恣意而為。

在劇中,當女主角選擇將心愛的刺蝟放入冰盒中,加水冷凍時,電影院出現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,並加上後面中年男子大呼變態與誇張的聲浪。觀影當時,我尚不能理解這個動作的含意,後來深思後,才驚覺,這也就是女主角逃避性格的呈現手法之一。女主角對著在冰盒的刺蝟說:「現在的日子實在是太難過了,等到好一點的時候再讓你出來(大意啦無法全記)」,我認為這時候的女主角是把自己投射進刺蝟的角色裡。

這樣的逃避行為後來在女主角的現實生活中發生,女主角在父母決裂後,因為太過害怕,跑到喜歡的小男生--丹尼爾(關係實在太複雜,她喜歡的這個男孩卻是父母婚姻中第三者的孩子)的家中,度過了快樂的一晚,隔天被小男孩父親送回住家時,仍然選擇在外遊蕩,直到看到所謂的家、所謂的烏托邦被強制撤離,才急忙趕回去。

補充一下前面烏托邦部分,這一群人的思想認為這個空間是共享的,不需要有隔間與圍牆。清晨揉著眼醒來,就會看到幾對男女趁著清晨慾念正興的時候,晃蕩交錯;後來受盡委屈的妻子,終於選擇用自己的能力--裁縫,來雇用朋友在這個所謂的公共生活領域裡面築起了牆,打造了自己的空間,從一個依賴著丈夫生存、小心翼翼相信著丈夫荒唐信念的小妻子,變成了堅強自立的女性,這時候的服裝也有所轉變,變成較為乾淨俐落的風格。

整部片畫片、風格都蠻清新的,配樂也很不賴,常有神來之音,可以想見導演的想法真的很特別!

好久沒「主動」寫心得文了,觀影後在洗澡時的放空時間想法忍不住想要訴諸於文字,跟大家分享一下!基本上算是很有趣的片子,北市應該是國賓長春和真善美有上映~大家多多幫聯影捧捧場囉!
創作者介紹

克拉拉的放送人生

克拉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